江河留笔迹 大漠印行踪——宗家源,诗般人生
   
 
    “江河留笔迹 大漠印行踪”,这是宗家源多年来为新疆可可托海水电站的建设奉献自己宝贵年华的真实写照。
    1952年,宗家源从香港中华中学高中毕业,考入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在祖国大规模经济建设初始,其于1954年毕业后分到西北勘探设计
院工作,十年来为大西北的水利水电事业献出了青春,作出了一定贡献。1959年随设计工作组去可可托海,临行前妻子还怀有身孕,而正是他“赳赳雄师出塞关,英豪目下无艰难,现场设计为方向,不亮明珠誓不还”的精神支撑着他忍受着工作环境的艰苦,社会环境的动荡,坚持着为国家、为人民作贡献的理念,一心投入到水电站建设中,直至1967年2月水电站发电后才回到兰州,见到了他从未见过已会走路的女儿。

  
 
     现今的可可托海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残垣断壁,此处已经建立起可可托海国家地质公园,大自然赋予她天然的地质宝藏使她成为新疆环准噶尔神秘旅游线上耀眼的一道风景线。而她别具一格、美丽奇异的风景背后,埋藏了多少同宗家源一样为其奋斗的年轻战士和工程技术人员的付出,埋藏了多少他们的青春热情,埋藏了多少挥洒不尽的汗水。
    1989年底,宗家源退休回到香港定居,没有过高的收入,但是为祖国的繁荣昌盛作出努力的心依然长在。引用曹操的古诗句那就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而用宗家源自己的话来说,那又是:
   “ 人生七十古时稀,
      八十而今不算奇。
      九十身强仍工作,
      百龄未是老头儿。”
    没有过多华丽的背景,而一行行苍劲有力的诗句,却真实地描绘了宗家源简单却不平凡的人生经历,它就像今天的可可托海一样,沉淀着不朽的古老,深埋着独特的内涵。

 

江河留笔迹 大漠印行踪  宗家源/文

鏖战20年掏出可可托海水电站  晏凤利/文
閱讀數:  2240
向校友會提供信息,請電郵至:info@tsinghua.org.hk